生菜狂魔

成年人表达爱的最深的方式一定是做爱

昨天晚上梦见奶奶
对我说等到了晚上会有两只鬼来找我
我必须去见他们
两只黑色的鬼
如果你能冷静的和他们说话
你的一生就是顺利幸福感恩的一生
如果你害怕,你的生活就从来没有勇敢过。
没办法只能见
是一男一女,一对夫妻
坐下来之后,面色苍白的随时会很可怕的样子
奶奶在我旁边
我和奶奶说,他们两个变脸的时候能不能告诉我一声,不然突然变脸谁都会吓到
然后我就很耐心的听这两只鬼说话
他们把他们生前的不幸都一一告诉我
说自己想念孩子,说自己一个在非洲一个在越南,他们已经没有办法脱离那个地方,他们谁都没有变脸。最后送他们回去,送到一片橘红色的花地里,他们两个就站在一片花地里,花在燃烧在发光,我和他们说再见,我对他们喊,请一定要早点回家。

我喜欢电影里拍大片大片的树,就是拍叶子和树叶,稠密的低曝光的青绿色布满整个屏幕然后单纯的从这头到那头或者一动不动,只是看风吹动它。
还喜欢看红色和蓝色,黄色的粗颗粒的胶片感的街头上被映射的不安的糊掉的人脸,或者没有人的街只留下我喜欢的那三种颜色的灯光照着湿漉漉的马路。
最喜欢的是,电影放着放着,慢慢的留给你很长时间的黑屏,时间长到你看到了自己,通常我都是洗完了澡或者洗了热水脸躺在床上看电影,从来都是很安静的一尘不染的看,这个时候我就看到我自己看电影的有亮光的眼睛,随着电影的悲伤而悲伤,欢喜而欢喜。